博客首页  |  [宋明皓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古今论坛
宋明皓  >  政论
宋明皓:评论纽约时报攻击川普的假新闻

73691

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匿名文章,文章作者自称是川普政府内部人员,言必称为了美国,为了美国人民,用各种手段抵制川普的决策和政令。这是非常恶心的挖心、分化瓦解、离间之术,可以看到左派媒体为了搞垮川普,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,媒体的公信力都不要了。

这个文章的出炉,一个主要的目的是离间川普和内阁成员的关系,让川普和内阁成员互相猜疑,大家都在猜测谁是文章的作者,左派媒体拼命鼓噪,已经点名了几个内阁成员,比如副总统彭斯,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,白宫幕僚长凯利将军,甚至把川普女儿也列入了。这个文章的作者肯定不是一个人,是一个团队,但个人认为,这帮人不一定是内阁成员,更可能是内阁成员以下的官员,内阁成员估计问题都不大,当然如果确有内鬼,那肯定要坚决清除,比如奥巴马任命的前FBI局长科米。

美国政界自从里根卸任总统后,一直在向左转,包括两任布什总统都是共和党内的建制派,不是真正的保守派,特别是克林顿和奥巴马两任民主党总统执政的16年,提拔、任用了大量的左派官员,这些官员大多还在任上,包括很多副部长、司局级官员等,这期间美国社会、政界大踏步的向左转。司法部就是被左派控制的重灾区,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,和某些司法部副部长,都是左派,那个穆勒就是一心一意要把川普扳倒。川普执政还不到两年,需要时间清理政界的这些左派因素。所以纽约时报匿名文章的作者,更可能是两任民主党总统提拔的那些左派官员所为,当然这个匿名文章也可能从头到尾都是杜撰出来的。

再谈一个用人的问题,在关键职位上一定要做到“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”,必须绝对可靠,理念上的不同还是次要的,忠诚度是第一重要的。当年蒋介石和国民政府败退台湾,很大程度上是用人出了问题,三大战役的辽沈会战,国军主帅卫立煌是个共谍,国军焉有不败的道理,蒋介石认为卫立煌会打仗,是个人才,但是也认为卫在政治上幼稚,被共党欺骗,其实卫的问题不只是这点,而是不忠,背叛长官,这是根子上的问题,卫是毛泽东从内部搞垮国军的关键棋子之一。

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用人不能任人唯亲,只用和自己关系亲近的人,必须能容纳合理的批评意见,因为每个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,做一件事情可能有很多方法,好的方法也不只一种,有些方法可以互相借鉴,兼容并包,不是非此即彼。当需要做一件事情,团队成员各自提出自己的看法,目标必须明确,然后根据各种不同的意见,甚至有些彼此冲突的意见,但未必不合理,综合、全盘考量,最后整出一个最优的方案。比如最近川普一直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加征第二轮关税,甚至之前还声称要把第二轮关税从10%增加到25%,川普之所以还没有下最后决定,就是因为要考虑到方方面面,第二轮关税肯定要征,但是具体涉及哪些中国商品,以及税率多少,就很有讲究了,需要内阁团队仔细研究各方的利弊得失,最后做出一个对美国损失最小、对中共打击最大的征税方案。有些事情可以一步到位,有些事情就不能一步到位,需要逐步过渡。

谈用人问题,我再举一个例子,就是千古传颂的唐太宗和魏征的故事,一个是一代明君,一个是千古第一的谏臣,所谓“文死谏,武死战”,魏征敢于冒着杀头的危险,给皇帝提意见,甚至当着群臣的面,指出皇帝的过错,而唐太宗从开始的不接受,觉得魏征太不给自己面子了,在群臣面前让自己下不来台,甚至威胁要把魏征杀掉,到后来逐渐转变态度,虚心纳谏,接受魏征的批评意见。这个故事真的非常经典,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理解这个故事的深刻内涵。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魏征的真实心态,他对皇帝提出批评意见,不是为了自己,不是要把皇帝搞倒,而是为了大唐王朝和大唐的百姓,也是为了皇帝能做的更好。

我们再来看看那些左派媒体和政客,对川普提出尖酸刻薄的批评,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川普,更不是为了美国和美国人民,而是为了维护他们自身的声名利益,他们是一门心思要把川普搞下台。左派政客口口声声说为了拉美裔等少数族裔的利益,才容纳非法移民,我从来不信,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选票,不择手段,甚至连国家的正常法律制度都可以不遵守,无原则的鼓励非法移民,就变相的侵害了很多合法移民和美国公民的权益。

对于美国那些左派媒体和假新闻,个人对川普的建议是,不要理睬它,你越回应,他们蹦的越起劲,川普用推特治国,只阐明自己的观点即可,那些假新闻媒体提都不用提,不屑一顾,如果涉及某假新闻媒体,就用某假新闻媒体指称,不屑于提及其名,显示对其的蔑视。川普和内阁成员不再接受那些假新闻媒体的采访,不给其市场,并在某些场合封杀这些假新闻媒体。现在英文大纪元、英文新唐人等媒体都已进入主流媒体行列,据说川普天天看大纪元,个人觉得川普不要仅限于天天看大纪元,川普和内阁成员可以考虑接受大纪元、新唐人的专访等。川普应专注于施政,不要把精力用在应付假新闻媒体上,那样恰恰中了邪恶的奸计,至于假新闻媒体,比如纽约时报事件,用人问题,反间、保密和情报工作等,交给可靠的幕僚、阁员负责和处理即可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宋明皓
   09/25/18 01:15:04 PM
补充一点,上文说到:在关键职位上一定要做到“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”,必须绝对可靠。理念上可以不同,我们中国人讲“君子和而不同”。我这里说的理念上可以不同,不是指可以随意任用左派人士甚至亲共人士,那不是简单的理念不同,是价值观、世界观的根本不同。但是对于提意见的人,只针对意见,不针对人和团体,如果他提的意见、建议是好的、可行的,那么即使他是左派或反对派,也可以采纳他的建议,对事不对人,不能因为他反对自己就不采纳他的合理建议,但是对这个人,是绝对不能重用的。这里有个辩证的关系,不知读者是否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