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宋明皓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其它
宋明皓  >  政论
宋明皓:习近平请立即停止杀人取器官

68657

先纠正我上一篇文章的一个观点,不是鼓励军队反习,目前条件还不具备,如果中国发生大事,比如大规模的群体事件,警察已经无法平息局势,如果中共打算调动军队或武警暴力镇压,这时候军人要有所行动了。比较好的做法是按兵不动,当然可以找各种理由和借口了,军队经过了89六四,背负了向人民开枪的耻辱,军队来源于人民,是人民子弟兵,不是中共的党卫军。军队要想洗刷这个耻辱,就必须接受这个教训,我也不是鼓动军队调转枪口,那样风险较大,但是可以做到的就是按兵不动,风险小、成本低,或即使军队开赴现场,但是坚决不执行开枪镇压的命令,这是底线,谁执行开枪命令,谁就是千古罪人。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社会,中共再想象六四那样,把执行开枪命令的军人封闭起来洗脑,不准看报、听广播,说是镇压暴徒,欺骗和诱使军人对民众开枪,已经不太可能了。这样所有的军队都能做到按兵不动,或把枪口抬高一厘米,那么中共将无法调动军队武力镇压,中共也会在民众抗暴中垮台。前苏联发生819事变后,军队一度开上莫斯科街头,后来还是在强大的舆论和民众压力下,撤出首都,没有向人民开枪。我们的军队也学习埃及民众在推翻穆巴拉克独裁的过程中,按兵不动,保持中立。这也给未来中国的和平转型、民主化奠定基础,就是军队不干政,保持政治中立。

海外曝光的中共活摘器官问题已经快12年了,就是说中国存在一个用于器官移植的供体库,且数量巨大,我们不必纠结于具体数量的多少,因为目前很难得知具体数量。中共前国防部长梁光烈在2012年访问美国期间接到调查员的电话,亲口承认“听说过”军队参与活摘器官,中央军委开会“讨论过”军队负责看管器官移植供体的事情。

多种证据显示,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巨大,官方却无法给出合理的器官来源。几年前官方说器官来源于死刑犯,但是按照官方每年公布的死刑数量,大概1000多人,而且这些死刑犯的器官不一定都适合移植,但是即使按照官方公布的每年器官移植数量,大概1万多,死刑犯的器官远远不能满足器官移植的需求。

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伴随着镇压法轮功运动而暴增,时间上很契合,分界点就是1999年前后。中国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超短,短至一周之内,而国外的等待时间普遍在数月至数年之间,有的病人由于等不到合适的器官而去世。

近两年,中共改口说建立了遗体捐献机制,说移植器官来源于公民遗体捐献。可是海外调查员给国内多个地区负责遗体捐献的机构打电话,得知象上海、天津这样的大城市,两年来,登记死后捐献遗体的才有几十人,放大到全国,登记死后捐献遗体的公民大概也只有几千人,按照人口0.7%自然死亡率,几千人的公民捐献体系每年几乎无法提供可供移植的器官。国际上可参考的数据是,美国有一亿多人登记死后捐献遗体和器官,每年才能做1万多个器官移植,这样一对比,就很清楚了。而且中国的民间传统也表明,很多人希望死后入土为安,捐献遗体的意愿不强。

个人估计,中国用于器官移植的供体库不仅限于法轮功学员,包括但不限于维族人、藏族人、异议人士、流浪汉、乞丐等,这么多年全国各地报失踪的人,都可能成为活摘器官的对象。不说法轮功学员,其他普通民众也不应该成为器官供体,何况信奉大善大忍的法轮功学员。这个暴行本不是习近平发起的,你为什么要背这个黑锅呢?你能背得起吗?我的建议是,如果中国真的建立了这种用于器官移植的活人供体库,应立即停止,打破这个产业链。目前即使做不到马上释放这些被关押者,也应该立即停止杀人取器官。

最近军心也是严重不稳,继张阳被自杀后,房峰辉被移送司法,网上又传范长龙被查。官方说张阳畏罪自杀,明显是假的,很可能是被自杀,是为了保护其后台,做了替罪羊。按照军队的惯例,前总政主任李继耐是当时的军队610负责人,那么张阳是否也兼任军队610主任,他的被自杀和这有没有关系?根据人民报的文章分析,习近平只是打下面的老虎、苍蝇,常委级的大老虎不再动了,腐败的根子——总教练江曾却不敢动,下面不服气啊,这样下去军队迟早得反,要想真正反腐败,把江曾这样的老老虎抓起来,马上就能制住腐败的势头,因为下面看习近平动真格的,谁也不敢动了,也服气了。

香港是一个标杆

谈谈香港,香港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,按照中共的说法,是一国两制,虽然回归后中共食言,不断打压香港的自由、民主和法治,但香港和大陆还是很不一样。从香港,我们可以看出习近平是否愿意真心改革、抛弃中共,习近平如果打算放弃保党、实行彻底的改革,香港不妨是一个试点。过去20年来,香港一直是被江曾、张德江的势力控制,特别是近5年来,地下党梁振英成为特首,严重破坏香港的自由和法治,打压民主派,阻碍政改和民主发展,制造撕裂和对立。现在19大开过了,习近平的亲信栗战书很可能接替张德江,负责香港事务,习近平如果愿意,是有权力纠正过去20年来江曾在香港的倒行逆施了。换句话说,如果习近平连香港人都不愿意让其民主普选,那么大陆更不可能实现。张德江下台前,还不顾香港的舆论反对,强推破坏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一地两检。不过最近的一个好消息是,香港打压民主派、破坏一国两制的律政司长袁国强下台,当然也可能是袁国强承受强大压力,主动辞职,中共换一个律政司长继续打压民主。香港的出路在于,民主派一定要团结,即使大家分属不同的政党,一些具体的政策、观点有所不同,但大家的核心理念是追求民主、自由,可以建立一个类似联席会议的松散组织,一致对外,公推一个联席会议主席,或几个党派轮流做,各民主党派做好自身的建设和发展。民主派要做的第二件事,就是唤起民众,只有唤起民众,广泛的发动民众参与,才有可能实现民主,可以建立一些常年坚持的宣传民主的据点,学习法轮功的做法,鼓励民众积极走上街头、争取民主,上班族平时没有时间,早晚上班前、下班后、周末,总之要牺牲一点娱乐时间、陪伴家人的时间,节假日更应走出来,学生则要充分利用寒暑假的时间,广泛参与,挨家挨户发放一些宣传资料,利用各种媒介鼓励民众多走出来、争取民主,每个周末都发动大规模的游行、集会,贵在坚持,牺牲自己的一点时间和金钱,换取子孙后代不再受中共欺压。

最近看到文章《诸葛高参:习主席,伟大复兴万勿错步》,洋洋洒洒,写的很好。文中指出习近平自从19大后带着7个常委参拜中共一大会址,发誓永不叛党后,就霉运不断,比如北京清理低端人口、整治天际线、幼儿园虐童、华北煤改气等,文中也给出了几条具体的建议,比如取消农业户口,提出亟待解决的几个案例,比如王全璋案、加拿大公民孙茜案,是比较务实的,即使站在维护中共的角度,这些不得人心的措施和冤案,也让中共承受了很大的国际国内压力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