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宋明皓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古今论坛
宋明皓  >  政论
从戈尔巴乔夫、胡耀邦、赵紫阳的教训看习近平

67279

从戈尔巴乔夫、胡耀邦、赵紫阳的教训看习近平

我之所以把这四位放在一起,主要是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,给习近平的一些建议,当前习近平的真实想法,大家谁也不知道,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,人也可能会变。

戈尔巴乔夫、胡耀邦、赵紫阳是上世纪80年代中苏两个共产大国涌现的三位风云人物。三位有一些共同点,也有不同点。个人观察那段历史,他们三位的思路、想法都是比较接近的,是共产党内少有的开明派、变革者,戈氏在苏联提出和开展新思维的改革,胡、赵二位积极在中国推动改革开放。他们的目的也是比较清楚的,戈氏想要通过循序渐进的改革把苏共改革为一个民主政党,同时把苏联这个国家改革成为一个现代民主国家。胡、赵基本上也是这个思路,都是比较向往西方民主体制。

在具体做法上,有一些异曲同工之处,前苏联是先改政治体制,放开言论、集会、结社等自由,但是经济体制改革没跟上,最后苏联解体、苏共也瓦解了,苏联解体后导致一些动荡,这个改革算是成功了一半。中国80年代的改革却主要是从经济体制入手,但是由于中国的极左、保守势力相当强大,所以政治体制改革没跟上,举步维艰,到89六四后,基本上宣告了邓氏改革的失败,六四后贪腐失控,经济有所改革,但是政治上不但没进步,还有所倒退。

三位改革家没有完全取得成功,甚至是失败的,表面原因主要是戈氏当时在苏联是基本上掌握了大权,而胡、赵在中国的改革上面还有一个邓婆婆在垂帘听政。87、89年的两次学潮导致改革停滞,甚至一度取消,两位总书记,一位被非法罢黜,后来郁郁而终,一位被军事政变推翻,幽禁十几年,直到去世。

那么三位改革家没有取得成功的实质原因是什么,其实就是一个词——“保党”。他们的改革都是试图把共党改好,却反而遭到党内保守势力或其它因素阻挠,导致改革失败。戈氏想要保全苏联,却不知天下大势“合久必分、分久必合”的道理,当初苏联的建立、扩张就不是出于各个加盟共和国的自愿,而是俄共的侵略、吞并,形成了苏联帝国,加上苏联后来的种种倒行逆施,所以这样的帝国是注定要解体的。戈氏想要保全苏共,却不知苏共已到了“过街老鼠、人人喊打”的地步。80年代的中共还没有现在那样严重,那时如果采取一些改革措施,中共是可以挽救和变好的。即使如此,胡、赵的温和改革却激起党内顽固派的极力反对。

当然中国的情况和前苏联略有不同,中国维持国家统一已经很长时间了,汉民族和中华文化的向心力很强,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演变,周边的一些少数民族相继同化,虽然过去各民族之间发生过一些战争,但基本上没有发生象沙俄那样的侵略、压迫其它民族,除了中共统治时期。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这种政体,俄罗斯独大造成尾大不掉,加上叶利钦和戈氏个人之间的争权夺利,最终造成苏联解体。所以个人认为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,不会出现国家解体。

1987年初中共高层生活会召开前夕,党内高层弥漫着一股肃杀气氛,很多高官意识到了党内又要搞运动、批判了,已经大难临头的胡耀邦却还蒙在鼓里,作为胡的盟友、下属,时任总理赵紫阳打电话劝胡耀邦主动向邓小平认个错,胡虽然照做,但是为时已晚,邓要搞掉胡的决心已定。在随后批判胡的高层生活会上,邓小平的打手薄一波开足马力猛批胡耀邦,并逼其辞职,随后人人表态,赵紫阳对胡虽没有落井下石,在邓的威胁和压力下,顾左右而言他,不敢公开力挺胡,当时只有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公开站出来为胡说句公道话。在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整人运动中,人人都被搞怕了,明哲保身,为了自保,甚至连朋友、家人都能反目。赵紫阳没有想到的是,仅仅过了2年多,赵也面临同样结局,并且下场更悲惨。胡赵体制,在胡被打倒的那一刻,已经注定了赵的独木难支和悲惨结局。如果胡赵联盟能更紧密的配合,或许能改变整个国家的命运。赵紫阳在六四前夕,拒绝在调兵镇压的命令上签字,不愿做对自己人民开枪的党总书记,守住了底线,但是还差了一点。就是没有认识到共产体制的邪恶,内心深处还没有要主动脱离这个党,还在保党,没有站在国家、人民的立场考虑这个问题,这已经不是赵紫阳个人的得失问题,六四天安门屠杀后,国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再从中国历史看,中国古代一些大的朝代都在王朝初期开创过一个盛世,盛世或长或短,象唐朝还曾创造两次盛世,就连两个短命王朝秦朝、隋朝,隋朝初年也出现过开皇盛世,秦朝初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虽然没有盛世,国家忙于南征北战和长城、秦直道高速公路等大型工程,这些战争和大的工程为后来汉朝盛世打下了一定的基础,而长城等大型工程更是惠及后世两千多年,准确的说,秦朝暴政应该是秦二世和奸臣赵高造成的暴政。我们再看看当今红朝,当政前30年,运动一个接着一个,一次比一次猛烈,破四旧毁文物,所谓的地主、富农、资本家等全部被消灭,儒释道、基督教、天主教等传统文化、宗教被齐灭,知识分子、士大夫阶层消亡,不敢说话,战天斗地,就连党自己也承认十年文革是浩劫,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,邓小平的所谓改革开放准确的说是放松管制,减少运动,80年代松绑后出现的一些成绩也远远谈不上盛世,后来还因六四而再次被破坏,所以中共红朝根本就是黑暗的朝代,是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暴政。

回顾这段历史,是为了给习近平等参考。六四时学生就提出反官倒、反腐败,可那时的腐败相比今天,简直是九牛一毛。几年前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有一个数据,说中共官员的腐败率是96%,个人保守点估计,即使没有96%,大概也不会低于90%。关于一个政权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,罗宇先生也提出了一个衡量的指标,就是看这个政权有没有出现买官卖官的现象,现在不但早已出现,已经泛滥,军队职位、军衔几乎是明码标价。诚然,习近平在发起反腐败的时候,也是为了保党、挽救这个政权,但是你也看到了,经过几年的反腐败,腐败好像是越反越多,反不完。当然我不是反对反腐败,是说做的还不够。如果不反腐败,任其败坏下去,整个国家完全腐烂,几无可用之才,通过不断的反腐败、对干部的频繁调动、轮换,矮子里面选将军,新换上去的人或许也是腐败分子,如果比之前的人腐败轻一点,那就是进步。没办法,只能通过这个办法逐步净化,如果全部拿下,那政府就瘫痪了,罗宇也说了,习近平最大的困难是没人,大都是腐败分子。还在用共产党的方式反腐败,已经不行了,因为这个党的理论、思想、道路早已经全部破产了,现在谁还信共产主义。从近几个月习近平的言行看得出来,你还在保党、保十九大,能不能保住,我看有点悬,从内部看,今年以来维稳机制由于保十九大而不断制造冤假错案,高压锅的压力越来越大,贪官的总后台还在利用郭文贵之流在海外搞事,十九大前会不会出事,不知道;从外部看,朝鲜的事态越来越恶化,会不会失控,印度在边界争端中也不退让,会不会发生武力冲突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游客
   08/09/17 06:27:55 PM
能看出习很难放弃党的后代这个身份。